爱吃烤鱼的秋秋

弧破天际。

【喻王/16H】寻

————

现代AU。

编剧喻X导演王

脑洞很大,和娱乐圈没太大关联qwq

食用愉快。


———————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01.

 

“王导,嘉世那边问您《星际》女主能不能给一个试镜机会?”

柳非看着王杰希,他刚重看了《星际》的剧本,双眉皱在一块儿一言未发。

王杰希揉了揉眉心,这部剧压在他肩上好似山沉,让他透不过气来。翻来覆去的看仍总觉得缺了些什么,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根源。

“告诉嘉世,试镜机会人人都有,用不着这样。”王杰希叹口气,看着自己助理战战兢兢的样子,心知她是误会了。“没生气,阐述事实。”

“不是…”柳非慌忙摇头,眼眸一转咬了咬下唇,想了想才说“王导您注意休息啊,黑眼圈儿都出来了。”王杰希为这个剧付出多大心血她看在眼里,要说这态度冷淡她倒没什么反应,主要还是心疼王杰希的状态。

铁打的人都有累的一天,更何况王杰希还不是铁打的。

 

王杰希没说话,挥挥手让她出去,身子向后仰靠在沙发上休息。

他这段时间的确很累,究其原因还有点灵异成分在里面。

王杰希是出过车祸的,在半年以前。

那时他新导的一部戏得了奖,从庆功宴上回来时对面有车逆行,正巧撞上了王杰希所乘的车,等王杰希再醒来不过半个多小时后,但他睁着不大对称的眼望向天花板时总有一种感觉,仿佛时间和空间割裂,他的内心深处在不住叫嚣,他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可他想不起来,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

大概是逆行性健忘吧*,王杰希如此想着,放弃了想要找到那个遗忘之物的念头。而此后半年里,除了轻微脑震荡后遗症他有,其余都不存在,没有什么异常。

直至半月前,他每晚都会做一个梦。

梦里他在不同的地方做不同的事,唯一不变的是陪在他身边那个人。那人是个男性,没有任何面部特征可寻,每每王杰希想费力看清他的样子便会忽然惊醒。醒来时,刚才的一切尽成虚妄。他没有在某个咖啡馆或者是地铁旁,他在床上,孤身一人。

就前几次梦里出现的“小蛮腰”他大概能判断,梦里的地点是在G市。可他对于G市的印象只是几次工作而已,来去匆匆从未有过梦里那般宁静。

到底是为什么呢?他问过随行医生袁柏清。

“大概是…王导您最近太累了吧。”袁柏清摸了摸头,“就我所接触的案例里,的确没见过这种的情况。”

“或者说…您平时用脑过度,导致神经紧张。大脑投射到梦里……”

王杰希没说话,只点点头。袁柏清看了他一眼,嘴唇动动却是欲言又止,最终拿手抵在唇边咳嗽几声,寻了个由头便出了房间。

 

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但天马行空如王杰希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更何况高强度的工作压着他的神经,让他无心顾及。

《星际》这个小说斩获多个奖项,简直被誉为百年难出的科幻小说。几家公司共同竞拍授权,最终还是王杰希到微草高层强烈要求,微草才一路猛进抬价,最终收下这部剧。哪怕不谈外界,只说王杰希个人对这个剧的关注便足以让他对这个剧用上十二分的力,从选角儿到道具亲力亲为。

王杰希此刻陷在沙发里,四周洋甘菊的味道颇是清新。他忽然有一种感觉,对于《星际》同样有自己遗漏的地方。

从出道至今近八年,王杰希初期凭借天马行空的思路斩获不少奖项,使他在业内小有名气,被送上“魔术师导演“的称号,但奈何作品都有些烧脑不切实际,颇有叫好不叫座的意味。后来他逐步收敛那种诡谲乖张的风格,变得更贴合生活才让他在大火一把。自此王杰希才算步入自己事业的黄金期,所导影片收视不断突破。

他涉及领域广泛,科幻题材不是第一次拍,但唯独对这个《星际》异常执念。这种执念支配着他几近透支的身体投入工作,如今静下心来一想,从不信鬼神乱力的王杰希忽然觉得好笑,果然人类总是克服不了来自灵魂深处的,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和好奇。

他所执念的是什么,他所遗忘的是什么。

那些被清理的干干净净的蛛丝马迹又印证着什么。

 

 

02.

“你有多久没好好听一场音乐了…?”

音符一点点舒展,灌进四肢百骸。王杰希伸了个懒腰,像餮足的猫缩在沙发里,下巴一下下跟着节奏点着。嘴上哼着小曲儿,一副享受的模样。他微抬抬眼,阳光从落地窗洒进,照在钢琴边沿分外耀眼。

他看着坐在琴边的人,背对着他。修身的衬衫勾勒出他的身形,匀称又格外充满张力。骨节分明的手搭在黑白琴键上,不急不缓的跃动。

王杰希不急着回答那人的问询反倒细细打量他的双手,像翩跹的蝶,舞动在属于他的黑白世界里。

那人弹的是《月光》,可他偏偏听出了一种咸湿海风的感觉。有点类似…一个人在海边的漫步,在月光下,悠闲又悠哉。乐曲到了尾声,三声重音把他从臆想里拉了回来,他慢慢睁开眼,恰好弹琴的人也转过身。

有阳光在,王杰希看不清他的脸。

“听着如何?王大导演。”

这么调侃的称谓一定要回敬才是,王杰希笑笑,刚想开口忽然愣住,刚才听的音乐在耳边仿佛倒转,从重音到海浪滔天再到月光下的漫步一直到了刚开头的两三个轻音,像是影片按了回放带,又回到起点。可他还是不知道,这个人的称谓或者说,名字。

是谁…?王杰希从沙发上起来,三步做两步想要靠近他,但他就这么看着那架钢琴,那个人离他越来越远。终于,变成一个蝴蝶飞走了。

 

王杰希忽然惊醒,他在宾馆。

又做了一个这样的梦。

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早上5:42分。微信里只有几个简短的工作汇报,头条娱乐新闻倒是炸翻天————《星际》停拍。

其实远没有这么夸张。王杰希没多看网民的留言,想想也能知道内容是什么。无非是一些不理解的谩骂或者是没有根据的胡乱猜测吧。

他是三天前决定的,给自己放个小假。来G市,拍组风景图。

“真的是拍拍风景?王导你这是封建迷信吧。”已经转行的前助手方士谦不忘了在电话里和他斗嘴,王杰希理都没理直接关机上了飞机。

封建迷信?讲这么落后,不如说是寻梦。王杰希看着渐渐变小的建筑,被自己的想法恶心了一把。

无论过程如何,王大导演已经躺在G市的宾馆里,接着做他的梦。关于来拍什么他没什么想法,只是想把梦里出现的地方都拍一遍,说不定能发现点什么呢。

他也知道自己如此想法有点自欺欺人的意味在里面,G市那么大几千万人口,想遇上一个没名字不知道样貌特征的人何其难。更何况,他还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冲动,接手的剧说暂停就暂停,他活了三十年第一次体会什么叫,任性。

 

03.

“尝尝意式拿铁?他家的招牌。”对面人说话带着三分笑意。

王杰希很自然地接过那人喝过一口的咖啡,奶香醇正,咖啡豆用的也是顶尖。“是不错,但我以为你会喜欢卡布奇诺。”

“之前是喜欢,现在改了改口味。下次可以去试试另一家。”

“行。”

 

王杰希拿着单反站在梦里出现过的咖啡店门口,门上一个“回”字形的logo设计搭上他的梦还真有些玄学的意味。他推开门,铝金属的拉门很有质感。进屋后人不算太多,大概是这个时间段的原因。

他走到前台,那人穿着休闲的格仔衫,胸牌那儿标明了他店长的身份,王杰希还没来及想他穿着倒随意,那人却忽然咦了一声。

“Jesse?好久不见。”

王杰希一愣,又看了人一眼确定自己对这个长相普通但笑起来很有亲和力的店长没有印象,可出于礼貌以及有关那个梦的一些蛛丝马迹,他很礼貌的笑笑,伸出手和人握了一下“好久不见。”

“真的挺久了,一年多了吧,再没见过你。嗯,还有 Vincent。你们是搬走了吗?”

“是的。”看来自己应该经常来这里,以及Vincent是谁。王杰希没多话,打量一下四周。颇小资的设计,店内的人不多但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

“还要意式拿铁?”

王杰希点点头,选了个就近吧台的卡座。趁着人不多和店主聊了起来。

“最近生意怎么样?“他找了个话题,算是朋友之间正常的开口。店主叹口气摇摇头,“竞争压力真大呀。又要提高房租,早该听你们的把这个店面买下来,现在反而没那么多资金了。”

看来之前和这个店主关系真的不错,这么私密的有关财产的话题都不带避讳的。“没事,慢慢来。”

“不说我了,Vincent怎么没来?”

“他……”王杰希没想到话题转得这么快,一是不敢胡乱搪塞。还好那店主自说话能力很强,“一定很忙吧?上次他来时还说在写新的小说的。”

是个作家?王杰希挑挑眉在心里打了个疑惑,没跟话只是应了一句。

“Jesse你呢?去年还说要拍微电影,等很久也没见你有发朋友圈诶。”店主语气里带上几分抱怨,王杰希却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自己还好说,哪怕不经常在荧屏上出现,名字还是被多数人知道。但如果换个英文名就大众很多,穿上休闲的衣服任谁也很难把他和著名导演联系在一起。那个Vincent想来也是。而两个人又要有个相对应的职业,如果王杰希没猜错他应该用的是个工作室的摄影一类,而那个人便用的作家的名头。

“后来工作就多了,微电影也没拍成。“王杰希笑笑,打算把这个话题揭过去。

“你的微信也没更过朋友圈了。”

“都为生活所迫嘛。”王杰希喝了口咖啡,入口的感觉细腻,和梦里无二差别。店主倒是很有同感点点头,转眼又来了客人,招呼一句便去忙了。

一杯咖啡见底,王杰希在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拿着单反拍了几张室内景。暖黄的格调看着格外舒坦,这家店名叫“来回”,来来回回都是过客。

他果然遗忘了很多东西,还是被很刻意的瞒着。无论是微草的人还是那个Vincent。时间大概是,他出车祸之后。

王杰希一时间觉得头疼,他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瞒着。他甚至开始怀疑那场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他夜夜不断的梦,显然是曾经发生过的。而梦里的那个人,就是Vincent。

有点扑朔迷离,听起来像悬疑剧。但如果和人的情感搭上边,又像是爱情戏。无论哪种,王杰希都觉得,G市它的确来对了。

 

夜风习习,无论B市还是G市,夜景其实都差不多。王杰希随意拍了几张,加上今天在咖啡店拍的组成一个九宫格放到微信上。不出意外受到一堆好评。

“哟,还真去G市了?”方士谦没过一会儿就戳了他私聊。

王杰希原是不想理,但还是没拗过心里那种别扭的感觉,问他“你是不是瞒我什么了?”

对方回的出奇快,“是…对不起。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痛哭)”

“我不该私自告诉我表妹,你的真实身份。”

“杰希大大,求放过。”

王杰希无语,他知道方士谦明显遮遮掩掩,什么表妹,他什么时候有表妹了。王杰希二话不说直接拉黑方士谦,留他一人在异国对着“发送消息失败”痛哭流涕。

 

04.

 

G市和B市一样,地铁人流多的吓人。

王杰希看了眼自己设备,还是决定不要去尝试挤地铁了。他顺着月台走了会儿,看着不同线路的人从他身边过去。

 

“杰希,你走慢点。真的挺挤的。”

“不是你想试试挤地铁生活?普通上班族哪里管什么挤不挤的。”

 

梦里的话突然出现在耳边,他叹口气。总有点怪怪的感觉。

他猜的,他和那个Vincent应该是恋人关系。王导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以为笔直三十年,原来还是一不小心弯了。

弯就弯吧,还不知道自己前任是什么样子。靠着梦境来寻找,怎么听怎么偶像剧剧情。仅从梦里的片段以及昨天那个店主的交谈来看,这个人应该蛮有才华,钢琴弹得不错。

…人很温柔。或许吧,或许很温柔。

应该就挺温柔的。

王杰希揉揉头发,觉得自己来了G市智商都掉线了。索性不再多想,来到4号线路,拍了张图。

图上行人匆匆,只留了几个侧面,不同的面孔。

但王杰希知道,在这个地方,不知道多久前,他出现过。

昨晚回宾馆王杰希也试着找了找,但不论是他的微博还是微信都是工作日程,很公式化的东西。听那个店主昨天的口气,看来他做这些事情或者和那个人在一起时用的都是另一个账号。

一切又回到一个死循环。

永无休止的在他灵魂深处打转,转来转去,他还是没能找到自己要找的人。

 

这已经是王杰希来G市的第四天了。

昨天他去了几个商业区,逛了逛梦里出现过的糕点店、服装店。没什么意外的收获,只是心里有了种分外强烈的感觉。

他想见Vincent,出于什么原因都好,他十分想见他。

梦里的回忆越来越露骨,他和Vincent在沙发上接吻甚至做爱。

那天夜里醒来,他仿佛脱水的鱼一样挣扎,身上一层薄汗。某个部位预示着他的春光一刻。

这不是什么很好的回忆,因为长夜漫漫无处消火。他很想见见Vincent,那个会压在他耳边厮磨低语的人。

当然,出于理性和感性的对抗。他败给了感性,他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分手。

 

 

王杰希来到了“方所”,一家G市著名的书店。

同样,他梦里常出现的地方。

一千多平米,视野开阔跟着好几个不同区域。

他记得,Vincent说过,

“你来G市,不看看方所真的很不应该的。”

“这个店主很有想法,他们美学做的很好。我这个外行人都这么觉得。”

“嗯…?你想在B市开?那可有你忙的了。”

“好好好,退休后一起吧。”

现在站在这里,王杰希忽然记不得自己说了什么。只有Vincent有点儿调笑的话,印象很深。

精装的书本在暖黄等下显得很柔和,王杰希发现这两天去过的地方都是这样的暖色调。舒缓又放松。

就如他梦里的感觉,毫不夸张地说,王杰希每晚做那个梦,都像是纯情的小孩儿谈恋爱一样。一切纯真的话说出来都不为过。

 

“这本《星际》装的不错,看看?”

“家里收了很多本了…”王杰希接过他递的书,忽然一愣。“这不会是他们家自己装订的吧。”

“是啊,不过问作者要授权了。只此一家喔。”

Vincent笑笑,“杰希不是不想要了吗?”

王杰希自知打脸,但收到心仪的书也懒得多解释,“可遇不可求。”

然后…?然后他们在没人的地方接了个吻。

混杂着笔墨香气。

 

王杰希站在《星际》的专列那里,不可避免的想到昨晚刚做的梦。

如此一来,他对《星际》的执念也有了解释。又和Vincent有关系。

他拿着单反,拍了张书墙。满满的书,镜头里没有一个人。

他有点没由来的沮丧,他忽然很不想呆在这里了。

王杰希往前走,到了美学区。新上的造型很搭书店的风格,他找了个卡座休息。揉了揉长时间举单反而发酸的手腕。恰好就看见在桌旁放的留言册。

他拿过来翻了翻,看见不少东西。

有来这书店的感受,还有哪本哪本书很好,以及有小情侣吵架求原谅的…王杰希看着这个留言册,很久的本子上写满了不同人的生活百态。按理来说这种东西该放在前台,大概是被谁不小心落着的吧。

王杰希想了想,打算把东西给了导购。他翻到中间一页,猛的瞳孔一缩。

那是他自己的字,用的蓝墨水写的,已经有点褪色,看来时间很长了。

“感觉不错,比上次引进的新品更好。”

他的字张扬不收敛,和下面那个虽然也不工整但柔和很多的字体形成对比,

“Jesse说的是。”末了,还有个手绘的小鱼。

王杰希觉得心里一揪,他脑海里忽然闪出很多画面,有个人拿着笔写不同的东西,在不一样的本子上,书上,便签上…内容没个相同,画面一帧帧重合,他迫切的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除了耳边回响一句“你看看怎么样?”以外,再无其他。

他额角有汗冒出,太阳穴突突地疼。王杰希腾出手按了按,深呼吸,平复心情。

王杰希继续往后翻,在没看见他的笔迹。

他直至最后,去看最后一条。

呼吸停滞两秒。

“Are you all right?”

一行英文,笔锋熟悉,中性笔。拿手一蹭还有黑迹。

王杰希猛的起身,单反就撂在桌上往门口跑去。他心跳加速,从未有过这么紧张,他忽然觉得今天自己真是走运。

但上天给他开了个玩笑,门口没有行人。王杰希看了两眼,也觉得自己神经质了,只凭一行英文能说明什么,“你还好吗?”这么普通的一句问候,谁不能发问。更何况凭借英文,又哪能看得出来。

他慢慢走了回去,单反还在桌上放着,留言册也在。

王杰希就这么盯着那行字母,思索了这天的行程。

他知道有Vincent的存在,猜出他们曾经的关系,也知道微草的人绝对是知情人。他其实一直在做一件无意义的事情,真的像是人们常说“恋爱了智商为零”,为了这些看似单纯有美感的事情,他放下手头紧张的工作只身到了G市。

可是除了那些熟悉的场景,寥寥无几的印记。其余,什么也没有。

王杰希有点无力,四天一晃而过,明天就是该回B市的日子。

不如回去问问他们吧,不管怎么,总能问出来些什么吧。他在犹疑,他不确定。

王杰希沉默片刻,拿着单反调调焦距,给最后那句英文拍了个特写。

四方的小镜头上仿佛拍出了故事,王杰希咬咬牙才把手从删除键上移开。

该离开了,他想。

 

05

“好了,回去吧。”王杰希转了一下行李箱,对那人挥了挥手。

“就送到这里?机场门口吗。”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啊。”王杰希笑了下,他看着对面人张开双臂,便凑上前和人拥紧。

“倒真不想和你终须一别,一路顺风。”

王杰希放开他,四周还有人发丝间的清茶香,“到了给你发短信。”

“好。”

 

梦和现实逐渐重合,不同的是此刻白云机场只有他一个人拉着行李箱。

王杰希再次呼吸了一下这片国土上难得的好空气,给自己助理发了个即将登机的讯息。他抬头看了眼天,这里的确就如机场名称所言,白云朵朵而且压得很低,仿佛就在头顶。

 

“杰希…?”

一句不确定的话陡然出现,王杰希刚放松的心情瞬时变得骇浪滔天。

他转身,看着身后的人。

时间仿佛停滞,空气也凝结在这里。

王杰希眼前闪过无数梦境,那个模糊的梦一点点清晰。无数画面重叠整合在一起,在每个不同的地方,最终汇聚成两个人,汇成一句,“杰希。”

“喻…文州。”王杰希好像什么都想起来了,又好像没想起来。他有点惊疑不定,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但那个人,那个让他一直挂念的Vincent的确出现了,在他面前。

喻文州点点头,“是方神告诉我你来了的,抱歉,前几天一直很忙,今天才抽出空来。”

“你早就知道我来了?”王杰希忽然问了句这个,喻文州也是一愣,“也不算,昨晚刚知道。”

“哦。”

王杰希头很疼,非常的不是一般的疼。

过量的信息在他脑海里叫嚣,原来偶像剧写的也不都是错的。比如见面就播回忆杀,他的手握紧行李箱的拉杆,腰微微下弯。他感觉一阵阵的眩晕和头疼。

“杰希?还好吗。”喻文州显然看出了他的不对劲儿,上前扶了他一下,喻文州看着王杰希额角开始冒汗,忽然想起半年前的那场车祸,以及导致的后果。

很俗套的剧情,王杰希失忆了。

又或者是选择性遗忘,他只忘了喻文州,忘了和他相关的一切。

大概是因为在他出车祸前,两人刚刚分手。

喻文州想,王杰希现在应该是记起来了。

 

画面交错甚至是混乱,上一个场景他还和喻文州在开玩笑,下一个场景两人就不欢而散。

王杰希终于控制不住,整个人靠在喻文州身上。刚才他还能和喻文州说话,调侃自己。现在他只觉得要被过大的信息量逼疯了。

他和喻文州是大学同学,王杰希算他学长。只不过喻文州学的是编剧。

他们相识因为《星际》。那时喻文州改了里面一个小片段,希望和人合作试拍,而来人正是王杰希。

说不清谁先追的谁,反正最后在一起了。而后七年,他们过的蛮甜蜜。工作空闲时一般都在G市,偶尔忙时几个月里就是异地。后来两人在各自业内名气越来越大,应酬越来也多,交流见面也越来越少。

“分手吧。”王杰希清楚的记得,那时他还在庆功宴的酒席上。喻文州端着香槟,和他喝完一杯后说了这三个字。

他很平静,点了点头。

聪明人的恋爱里总是理智大于感性,哪怕他们身处幕后也依然是在娱乐圈里。各自事业越来越忙,不管什么原因,这份缺少沟通的爱情放佛到了尽头。

之后,便是王杰希所熟悉的剧情。喻文州大概是有意让其他人瞒着他,索性忘了也挺好,省的这段爱情成为王杰希以后的坎坷。

 

“好点了吗?”

王杰希挣了一下,在发现自己几乎缩在喻文州怀里后。周围人已经有不少看向这里,他咬咬牙从喻文州怀里出来,“先走。”

他有点累,身心俱疲。

 

“没什么大碍,这几天好好休息,记得别过度用脑。”

医生一句话打发了两人。

喻文州先去开车,王杰希一个人站医院门口,还是觉得不太真实。

跟拍电视剧一样,他就是那个言情女主。居然还真有选择性失忆这种事情发生。

王杰希腹诽刚完,喻文州就把车开了过来。王杰希打开前门坐了进去,系好安全带。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回B市。”

“嗯…”王杰希看他一眼,喻文州没回头,专心开着车。

“医生说让你好好休息。”

“《星际》该拍了。”

“不差这两天吧,王导。”

车里的气氛有点尴尬,王杰希别过脸没说话。喻文州似乎察觉到自己失言,也没开口。

二人一路静默,直至喻文州停车。在喻文州楼下,而不是俩人后来买的那套房。

“先上去休息吧?”

“好。”王杰希也不推辞,他的确想睡一会儿。从在机场碰到喻文州到现在,他都有点嗡嗡的感觉,头疼的厉害。

入眼还是熟悉的家具,喻文州帮王杰希放好行李看了眼他疲惫的神色还是把吃什么这句话咽了回去。王杰希蛮轻车熟路,直接走向客房,也没搭理喻文州。

前几天那种恋爱的感觉忽然没有了。

 

喻文州早就料到王杰希这个样子,在昨晚接到方士谦消息时还不太相信。但他听方士谦所言,心里不免颤动。

忘了一个人,却频频梦到那个人。换做是他,心里也不好受吧。

喻文州曾觉得他们七年的感情已经消磨殆尽,但事实并非如此。

无论是今天看见王杰希的悸动还是昨天路过方所时情难自禁的一句问候,他始终没能忘记王杰希。哪怕他刻意的避之不谈,内心深处也从没有忘过,属于那人一丝一毫的记忆。

他想找王杰希谈一谈,做错了事就要弥补。破镜不能重圆,就不如重新开始,从头来过。

 

06

“你看这个戒指怎么样?”喻文州手心托着一个铂金戒指,戒壁上镂刻一条线,平滑毫无起伏从始到终没有缺口。

“不错。”王杰希点点头,DR家的设计他还是很喜欢的。

喻文州勾了勾手,王杰希便把自己的手伸出去任由喻文州低头吻吻手背,而后把那戒指戴到了他的无名指上。

“很合适。”

王杰希在灯下晃了晃,看着铂金戒指锢在指根忽然有种异样的情愫,兴许是种欣喜。他拿过对戒的另一个,以相同的步骤给喻文州戴了上去。他的手很好看,修长且骨节分明。

“有点像在教堂做仪式,可我们明明是在商场。”

王杰希左右扫了一眼,的确有不少人看着他们,神情各异。

“希望没人认出来,我可不想被媒体被迫结婚。”王杰希笑笑,握住喻文州的手。

“嗯,魔术师大大说的对,你不如变个魔术,让他们消除记忆。”喻文州回握他,顺带一句不着边儿的调侃。

“喻大编剧这是改编《黑衣人》呢?可我没有那个工具,只有个戒指。”王杰希陪着他闹,一点儿也不在意周围越来越多围观的人。

是挺好的,这种时候。也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更没什么可担心的。身边的人,是他就好。王杰希心想,拉着喻文州就去付款,俩人的戒指在手上没摘,显眼的不行。

………

 

王杰希没想到,现在他还是会梦到之前的事。

再醒来是早上七点,喻文州家的客房枕头太软,枕着不大舒服。

他看了眼自己无名指,光溜溜的什么也没。他记得那个戒指好像是被他收到保险柜里了,当初是为了搬家方便,却没想到再也没戴上。他叹口气,从床上坐起来,窗帘拉得很严只有一点点阳光从缝隙里钻进来。

王杰希没多愣神就起床洗漱,他知道自己还喜欢喻文州,但同样他也很想知道喻文州为什么要刻意的隐瞒有关他的存在。

 

等王杰希来到餐厅时喻文州已经坐在那里,看到王杰希显然有点惊讶,他边放下手上的吐司边说“起得真早,还打算去叫你的。”王杰希不巧打了个哈欠,“床太软,睡着不舒服。”

“我以为你会去主卧的。”喻文州倒了杯牛奶,没看王杰希,说的是那么顺理成章。

王杰希也没说什么,斜靠在门框边儿,双臂交叠侧身看他,“喻文州。”

“先吃早餐再说别的?”喻文州勾勾嘴角,他当然知道王杰希想质问什么,但他现在还是希望王杰希能先吃早餐。毕竟他的王导生活作息不规律,胃可不是太好。

王杰希没动,依旧那么看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喻文州无奈笑了一下,一步步向他走去。他们的距离越缩越短,最后几近挨到一起,可不管是谁都不甘示弱,双眸对视不肯有丝毫偏移。

“你为什么瞒着我?”

沉默被打破,王杰希盯着喻文州瞳孔里缩小版的自己开了口。喻文州忽然觉得这个样的王杰希很可爱,他昨天还不确定王杰希对他什么态度,今天却分外笃定。他们俩像小时候玩过家家的小朋友吵了架,不管绕了几圈,最后一起玩儿的依旧还是他们俩。

“…你。”

嘴边擦过羽毛般的触感,很软又很痒。王杰希还没反应过来,腰就被喻文州用力扣住整个人被他推到门上,独属于喻文州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王杰希唇上吃痛,手紧紧抓着喻文州的衬衫,在一场近乎狂暴的接吻中毫无章法的回应着。

最后两人分开时已都是气喘吁吁,王杰希耳尖都有点发红。喻文州怎么不按套路来?说亲就亲。

他推了喻文州一把,不过没什么作用依旧被喻文州搂着腰环在怀里。

他没办法,低了低身子找了个舒服的角度,下巴搁在喻文州肩上。“喻文州,你有意思吗?”

“挺有意思的。”喻文州偏头,在他耳尖上亲了一下。“没什么特别需要解释的,不让你想起来,的确是考虑分手了不如让你忘了我。”

王杰希闭着眼,没说话。只是用力挣扎,又被喻文州尽数压制。“你放开,不是分手了吗。”

“我后悔了,王导,请求破镜重圆。”

“小说改编太多了吧?不可能。”王杰希说了句气话,莫名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他只是听到喻文州说让他遗忘一个人说的那么简单,那么轻描淡写觉得很不爽。

“那好吧。”喻文州抚摸他的后背安抚,“王导,我可以追你吗。”他凑近,又亲了亲王杰希耳尖。

“………幼稚。”

“可以吗?”

“可以。”王杰希没办法,叹口气。和他相依。

 

 

07

“前段时间《星际》停拍掀起风浪,如今又有传闻王导您打算更改剧情,将失忆的男主恢复十年前的记忆,请问是真的吗?”

“王导,请问您为什么忽然决定改编剧情,将男主恢复记忆失败这条暗线删掉。请问作者同意这种改编吗?“

“王导……“

闪光灯不断,王杰希眯了眯眼有点不大喜欢这个场面,他转了转无名指的戒指,恰好被强光闪出一圈光泽。眼尖的记者又是一阵猛拍,开玩笑,单身十年的王杰希王大导演居然戴着戒指上新闻发布会了?这种事情做的不要太高调。

“请各位安静一下。“王杰希沉声,扫了一眼地下的记者。

“大家应该都清楚我曾经出过一次车祸,因为伤病导致脑部受损,我选择性遗忘了部分记忆。“王杰希眼眸一低,又摩挲一下铂金戒指,”出于个人亲身体会,我认为记忆这些东西的存在能弥补一个人灵魂的空缺。“

“更何况,恢复记忆并不影响以后剧情的发展。作者那边也同意此番更改。“

“《星际》前段时间的停播也是因为我个人的身体问题,并没有任何人际纠纷、投资纠纷等一系列矛盾出现。“

“如果还有任何问题,请和我的助理联系,谢谢。“

王杰希不经常出席这种活动,这是业内公认的。如今说完就准备走,完全没有出乎记者们的预料,但是今天王杰希身上可不止一个料可以挖,他那个戒指还钓在记者们心头的。

“王导!请等一下,您那个戒指是婚戒吗?您已经结婚了吗?“

王杰希正准备离席的身形一顿,他半眯着眼没说话。伸手转了转戒指,忽然笑了一下,“是的,但还没有正式举行婚礼。“

“请问她是业内人士吗?“

王杰希收回笑容,对着镜头一字一句回答,“是的,他就是此次《星际》的编剧,喻文州。”

一石激起千层浪,但始作俑者可没这个自觉,径自离开,去在幕后通道里找那个一直等他的人。

喻文州对他招招手,手上的戒指在这样的暗色调下依旧非常显眼。

“王导出柜出的让人猝不及防。”喻文州一笑,揽过王杰希的肩膀凑到他唇角亲了一下。王杰希看着他这幅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无奈摇摇头,“怎么?喻大编剧不乐意?”

“那么敢呢。”他牵上王杰希的手,“明天娱乐头条得炸了。“

“让他们炸,咱回家。“

“遵命,我的魔术师导演。“

08

世界上本来就没那么多的小说和童话,总是有人刻意为之。

但几个月后,当王杰希和喻文州在教堂前宣誓交换戒指时,他忽然觉得,经历一次这样的“刻意为之”也很不错。

历经千山万水,才发现,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无论隐瞒过什么,是否分开过,因为什么原因都好,此时此刻在我身边的,依旧是你。

09


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

 

 

————

qwq终于写完了

其实写的很不好,没有把脑海里的喻王写出来。强行拼揍成九章QAQ希望他们长长久久。

祝大家食用愉快啦。

以及,加粗部分为梦境和笔迹(只有两句)。

解释三点

1.逆行性遗忘:指回忆不起在疾病发生之前某一阶段的事件,过去的信息与时间梯度相关的丢失。轻微脑震荡后,病人昏迷在不超过半小时内苏醒后,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选择性失忆:脑部受到某些伤害后,选择性遗忘什么东西。

2.“来回”咖啡馆、“方所”书店。介绍来自于知乎以及百度百科qwq另外掺杂作者不靠谱的构思。

3.喻文州的英文名“Vincent”有参考。

 

最后,祝老王十八岁生日快乐!!!!

qwq要老王和喻总在我看不见的平行世界里,好好相爱,大发狗粮。

 

qaq第一次参加活动很紧张属于拉低水平的存在,然后由于未可知的问题lof一直在抽。有点点委屈…

还是祝老王生日快乐吧。

评论(10)
热度(130)
©爱吃烤鱼的秋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