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烤鱼的秋秋

弧破天际。

【喻王】consistent。


第一人称视角,讲的是老王退役后去A国进修然后喂了合租对象一顿狗粮的故事(。
翻译全靠百度死撑。
食用愉快。


00.

“始终如一。”

01.

铃声响起来的那一刻,我真的觉得我的运气差到了极点。公司的Party我因为不胜酒力扯谎逃了出来,以至于现在舌头还有点打结儿,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明天的工作量一定会加倍的,我如此想到。

“Hey, I didn't mean it。”
我已经可以预想到JIM会对我如何炮轰,但出乎意料的是对方格外沉默。
“hello?”
“Hello, I'm Jesse。I just arrived at Madison.”
哦是我的招租对象,谢天谢地我没有被发现偷溜。
“我刚才参加完聚会,情况不太乐观。”我扶着脑袋靠在路边的树上,三月的风有点凉。“jesse,我是不是要说Welcome to Madison.”
“不…今天我听到了很多遍。”电话那边的人有点无奈的笑了一下,我看了看云都遮不住的月亮,觉得现在这个时间并不能胜任招待友人的工作,谁知道他就是通知一声,顺便确认明天看房时间。
“Take a rest。”
“thank you。”
挂了电话的那一刻,我忽然觉得风把酒意吹散不少,还不错的一天。

介绍一下。
我,沈千秋,性别男爱好女。土生土长的C国B市人,不过现在留在了A国MI州。一位珠宝鉴定师。就是听起来格调很高,实际累死累活眼睛都快瞎的一个苦逼工作。最近新换了公司,搬迁的地段不错选的房也很好,但是很大的三室两厅外带花园一个人住也太奢侈了。
强调一下,分担房租并不是我的合租原由,是真的浪费资源。
于是就有了应租的这个人,他的投租简表漂亮的没的说。
C国B市人,三年前在国内自修了数字媒体如今顺利拿到了M校的录取通知进修Digital Media ,这么说来还是我的校友。无不良嗜好,不抽烟不喝酒不参加深夜party。简直完美的合租对象。
对他的简表我直接点了“yes”,而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接下来的三年里我不仅交到一个好友,还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见证了一段无视时间空间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情感。

“Be consistent from beginning to end。”
始终如一。


第一次见到Jessce,先引起我注目的不是他奇异的眼睛而是人戴在无名指的尾戒,作为一个珠宝鉴定师,我一眼便认出来那是DK的限量款男士对戒——consistent。经典又大方的款式备受推崇,最重要的是这是DK推出的第一款同性婚戒,以此来颂祝那些爱情。

“啊…欢迎欢迎。”
我收回一直盯着戒指看的目光,侧身让人进来。就看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笑容,给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带来几分柔和。
“你好,王杰希。”他伸出手,标准的国际友人见面礼。
“沈千秋。”我握了一下,他手上的戒指恰好擦过我的掌心,我忽然想起来consistent的设计理念,在戒壁上雕刻一条精确凝练的轨迹,犹如爱情里的绅士对挚爱的另一半从一而终的决心和承诺。
他的恋人一定很爱他,我想。

“我觉得地段很不错,离M校也很近。你看这个采光也超好,比B市楼房的采光肯定好了不止一点半点。”我收回了自己不着边的臆想开始专心致志给他介绍这个房,王杰希对我的言论持赞许态度不时问几个问题,总之我们谈的一切顺利。

“杰希你还回C国吗?”送他回酒店取行李的时候我问了一句,他好像有点不解我的问题,“为什么不回?”
“你的专业在国内发展前景一定不如国外啊。”
他这次是真的笑了,不是刚进门时的一闪而过。
“Chiaki,你大概还不知道国内有个荣耀联盟。”
不打游戏的我立马当机状态,可王杰希没给我多少反应时间就挥挥手走了。

于是我查了一下那个联盟,是《荣耀》的C国总部。运营已长达十年,最主要的是我还看到了他的历届战队排名,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的看到了我的合租室友,微草战队前任队长王杰希。
王杰希走的干脆可我在风中有些凌乱,两次国内冠军一次世界冠军身价几千万的人居然要和我一起合租。

上帝,我的压力有点大。

02.

王杰希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说不清楚,哪怕已经和他合租一年之久。
起初知道他身上的光环时我的的确确震惊了好久,毕竟人多少也算个明星人物,可他却没一点儿架子一点儿大爷脾气,直到我不解的问了这个问题后,他才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
“你以为在拍电视剧吗?职业选手也就是普通人。”
这个回答我给满分,接下来的日子我就开始肆无忌惮了。家务懒得做时就偷个懒,王杰希总是很好脾气的打扫一下,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很吓人可我知道他人是很不错的。
还有一个让我意外的事就是,身为一个B市爷们儿他居然喜欢喝汤。还专门网购了一个砂锅每天没课就开始煲,起初我是拒绝喝这个的,本来就没兴趣更何况在A国呆的久了便更没兴趣了,直到我喝了一次之后,对我的室友简直顶礼膜拜。
“杰希大神,国内同胞们都已经神通广大到这个地步了?”
“不。”他拿勺子搅了搅汤,有点点走神,“我的恋人是G市人。”
虽然王杰希总是会在早上七八点就开始打电话,我不用猜也知道那是他恋人,可真真正正的提起,这还是第一次。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他也是职业选手吗?”
“嗯。”对我的疑问他只轻轻应了一句没多话,这不免让我更好奇一些,可他没有多谈的意思我只能罢休。
但我也没想到,和那个传说中的恋人见面会来的这么快。

那是一个午后,我刚从公司回来累的仿佛要死。替客户看了半天钻石切割线到头来也没让人满意,真是难伺候。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我还摊在沙发上,不情愿的开了门。心想王杰希居然会忘拿钥匙。
可门口出现的人不是他,而是一个笑的很和善的人。头发打理得很好,身上的衬衫开了一个扣,袖口挽到了手肘。清爽利落里不失一丝风度,哪怕外面热的像火炉他也没有一点汗迹。
这是Jessce的恋人,脑海里闪过这个想法使我立马看向他的手,果不其然,一样的尾戒在他的无名指上戴着。
真是般配,我唯有这一个想法。
“你好,我是喻文州。”短暂的几秒沉默后他笑着开口,伸手跟我握了一下,我才意识到还把人堵在门外,赶紧侧身。
“你好你好,我是Jessce的合租室友,沈千秋。你也可以叫我Chiaki。”
“突然登门真的很抱歉。”他嘴角的弧度不大,看着却让人舒心的不行。“但我联系不上杰希,只能先来了。”
“喔…!他应该是没有拿手机。”我指了指刚发现的手机,“他最近在研究项目可能比较忙。”
“嗯。”喻文州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我忽然觉得有点尴尬,同时还有点压力,哪怕他的气场温和的没一点儿压迫力。
因为王杰希的原因,我对荣耀也有了一定了解而现在站在我旁边的可是蓝雨的现役队长,被称为打破常规的男人,好像是因为什么手速问题所以反而延长了职业寿命…
“喻队长…?”我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就收到人有点好奇的眼神。
“叫我喻文州就可以。”他停了一下“没想到荣耀在A国也这么火?”
“是因为杰希大神的原因。”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你先坐我给你倒水去。”

走到茶水处我抬眼瞄了人一下,他掏出手机好像在发什么嘴角还是勾着笑意。
真是个爱笑的人,和王杰希一点儿也不同。

后来我们简单聊了几句,天南地北的胡扯。我惊奇地发现这个人的英语也是那么好,他却说是带国家队练出来的。这些个怪物们,怎么都被我遇上了。
王杰希回来的时候脸上还有倦色,但当他看到喻文州时眼里亮了一下,像有星星一闪而过。
“不是明天的航班吗?”
“那个取消了,临时改的航班。”
他们没有我预想中的亲吻拥抱,只是很平淡的对话和眼神交流。
“今晚住酒店?”
“嗯,刚订上。”喻文州走进几步接过王杰希手里的包,还在暗里握了一下他的手。
没办法,身为一个鉴定师我眼睛好的很。莫名被闪了好几次我忽然觉得我很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不用我介绍了吧?”王杰希总算注意到一旁的我,喻文州这时也有点歉意的看我一眼。我什么都不想说,单身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人秀恩爱。
“不用不用。”我摆摆手,“今晚一起吃个饭呗?对面儿开了个中餐馆。”
“A国的中餐馆一向不予好评。”王杰希驳回我的提议,“Chiaki很久没吃过了,一起去吧?”喻文州却附议。
那两个人就在我面前对视,结果是喻文州眨眨眼王杰希抿了下嘴角,点点头。

上帝,我的眼睛,我用来吃饭的眼睛可能要不太好了。
几个小时后在中餐馆里,我忽然明白王杰希偶尔透露出来的细腻是从哪儿来的。
我们谈的不算热络,可从没冷场。
那两个人也没有很亲密的举动,但举手投足里的默契意外让人觉得舒服。
当我问起两个人是怎么在一起时,王杰希少有的低头盯着盘子。喻文州则是大方的拉过人的手,好像回忆起什么。
“之前打比赛,我断了他三连中。这人出来遛弯儿正好遇上了我,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我看见王杰希挣了一下但没反驳,忽然也觉得他们的感情就该是这么水到渠成。

在我不知道的那段岁月里,
是一个夜晚两人在B市街口不期而遇,喻文州笑着说了句好巧被王杰希无视。
他也不恼只慢慢跟着人漫无目的的瞎逛,最后两个人停在了天安门边儿。街上的霓虹灯分外好看,还有络绎不绝的行人穿梭在他们左右。不知道是那儿的方言不时冒出,他们周围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脸上各自挂着不同的神情,好像一下子沾了许多烟火气一下子介入很多人的人生。
可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喻文州…”王杰希抬起手,手上戴着第六赛季的冠军戒指。在路灯下浸染一层光泽,喻文州没应他而是握住他的手,第七赛季的戒指在他手上,两人的戒指相触擦出一星火花。
“愿赌服输啊,王队。”
王杰希笑了,与他十指相扣。两个戒指硌着对方的指根也没一个人抽手。
“你是不是早算好了蓝雨会赢?”
“我说是,你信吗?”
“不信,明年会是微草。”
喻文州没和他争这个问题,只是前倾亲上人唇角,眸子里一闪而过的狡黠。
“猜错了怎么讲?”
“不和你赌了。”王杰希狠狠的咬了一口他的下唇,有点儿泄愤的意味。
“回去吧。”
“好。”

于是他们沾着满身烟火味道和对方的气息,
在霓虹灯下,车水马龙里交付了后半生。

03.
不过六天的时间喻文州就回国了,这六天里我充分的感受到没有一个室友是多么无聊的事。
等我把杰希大神迎回家时,只见他神色如常没一点儿哭过的样子
“你怎么没哭一哭?情人都走了!”
“沈千秋…你真是看电视剧看多了?”他失笑,右手不自觉摩挲了左手的尾戒,我识趣儿的闭嘴给人无尽的回忆空间。
他神色还是那样,正经的不行。只是眼神很温柔,好像看到烛光下的晚餐一样。
接下来的时光平平无奇,我的工作还是那么累,杰希大神也因为课业原因很少放松,只有每早的电话一如既往坚持。
当某一天我再次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在客厅里我居然看到了王杰希,他没和往常一样抱着电脑研究游戏模型,而是看着电视。
我走近瞧了一下,是当初我购买的国内转播频道,不过它一向没发挥作用,因为我俩谁也不看电视。
“首先恭喜蓝雨再次夺冠,对于刚才团体赛时…”
电视里的声音隔着大洋传过来有点不太真实,我看到屏幕里那个熟悉的人。蓝雨的队服在他身上意外好看,浅蓝色很配这个人。我好像知道为什么王杰希会看电视了,出于好奇我做到他旁边给人递了个苹果。
“谢谢。”他头都没回的盯着屏幕,太敷衍了吧。我心想。
“多谢大家对蓝雨的关心和支持。”喻文州在镜头前笑的得体,忽然画面闪了一下好像是灯光打到他手上的戒指,眼尖的记者立马对这位队长展开新的攻势。
“请问喻队已经有了恋爱对象了吗?”
镜头给他的手来了特写,Dk的戒指一出现,满场哗然。我看见王杰希握紧了那个苹果,神情凝重。
“是的。”喻文州没绕弯子直接回答的态度让一干记者吃了哑药,他不等人们回过神来直接说道,“并且经过我的个人考虑和战队决议,我将于本赛季退役。队长由瀚文接替。”
一石激起千层浪,我看到场内的闪光灯闪个不停。这个消息显然比刚才那个劲爆多了,毕竟大家都以为喻文州会打很久。手速几乎没有退步空间,意识却不断成长,这意味着他还有很大潜力。
可喻文州就这么决定退役了。
王杰希叹了口气,但我觉得他不是在为喻文州叹息什么的,更像是感慨一下自己。
后来的内容便没什么可看的了,可王杰希一直没有切台。
直至镜头拉长,蓝雨队员们退场。喻文州起身身上的队服有点儿褶皱,他摆了摆衣尾,回头对着摄像挥挥手,脸上是常有的微笑。
王杰希关了电视,掏出手机来便按了个号码。
对方接的很快,显然是刚还出现在电视里的人。
“嗯…没睡。我刚看完转播。”
“好。”
“明年大概可以回去。”
“行…你去吧。”
他挂了电话长出一口气,咬了一口苹果。
“他退役了会来A国吗?”
“不。”王杰希摇摇头 “直接留在联盟里。”
我若有所思点头,忽然觉得刚见面的时候,我问那个问题时他笑还真别有深意。

但不是所有事都能一帆风顺,事业是如此感情也是。
尽管我从没考虑过他们吵架的可能性,但事实就这样发生了。

一个阴雨天,刚回来时我就发现屋里的低气压比外面更甚。
王杰希靠在吧台上听着手机,半晌才嗯了一句。
“就这样吧,我自己掂量着时间。你好好安排自己的事。”
他挂了电话,把脸埋在手心里。
略暗的灯光打在他身上,这一幕有点让我揪心。
“hey…?还好吗?”
我看着他居然拿出了酒,忍不住问了一句。
他没回答我而是指了指酒杯,
“来一杯?”
我思考了一下明早没有班便答应了他,坐到吧台边时还一直在怀疑人生。他们居然…会吵架。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喝酒不是很好的打算。”
王杰希一笑,转了一下琥珀色的朗姆酒一饮而尽。
“也没什么,就是谈异地谈的很累。”
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段时间他的学术研究马上就能收尾,A国M大宽进严出的作风我自然知道。王杰希如今眼底都有淡淡的青色,可他从来不说累。
一个人承受这么多。
我喝了一口,细致甜润的口感,心想为了哥们儿豁出去了。
“给你讲讲我的故事让你开心点儿…”
“我七八年前来到A国,本来一腔热血以为自己厉害的不行结果才发现,根本就是个凡人。”我眼前显出很多东西,有不同人的脸色神情温柔与否嘲笑与否,这都是过去。
“反正经历了很多啊…什么都经历过。跟你们说没谈过恋爱其实就是扯淡。”
“I used to have a beautiful love。”我又喝了一杯,就看见王杰希惊讶的神色,恨不得给他一巴掌,我有那么像没谈过恋爱的纯情处男吗?
“不过结局不美好啊,我被人踹了。”
“理由居然是我不关心她…。”我自嘲一笑,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冬夜,我深爱的人转身走的决绝,尽管这都已成为了过去式在我脑海里依旧清晰。
“不说了不说了…”我停了思路,一杯一杯的喝着酒。王杰希也沉默着和我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

“我和文州谈了八年异地了…”他在不知道喝了几杯后开口,半阖着眼倒显不出他的大小眼儿来。
“We've been through a lot…”他说的断断续续,眼睛一直盯着左手的尾戒。“But we never give up。”
“我们吵架不是很经常…但持续的时间很长。”他抿了口酒,忽然笑了“我就奇了怪了,每次都那么长时间是为个啥啊。”
王杰希一定醉了,他的普通话里染上京腔儿了。
“I don't think we're going to give in。”
(我认为是我们都不肯让步。)
“Jessce…Don't drink。”我想拿过他的酒却被他避开,我觉得我应该是世界上第一个看到王杰希失态的人。
他摇摇头,叹口气。
“But…I won't give up。”
“consistent。”
“For love and glory。”
他的思维很跳跃,最终咧嘴笑了一下这个将近三十的男人露出了他孩子气的一面。他低头,亲吻着戒指。
灯光打到他的侧脸上,如此虔诚。

很多年后我仍忘不了这个夜晚,那个冷静自持的人在梦想和生活的冲突之间选择了痛饮。
他在一个不熟悉的环境里,用着不熟悉的语言想着熟悉的人。
说出的誓言是那么坚定——
为了爱与荣耀。

第二天醒来我们谁也没提那个夜晚,他一如往常的洗漱做早餐然后去上课,只是少了一通或短或长的电话。
模糊的印象里,我记得他说争吵的原因是他想继续往上读,虽然必要性不大,因为他如今的学识足以支撑他要从事的研究。可他还想再尝试接触一些新知识。
恋人模糊不清的态度让他有点烦躁,最后两人一言不合决定各自冷静。
对于他人的人生决定我没有理由评判,但我相信,戴着consistent的人不会轻易分开。
别问我为什么,鉴宝师的直觉。

04.

你们知道一回家看到别人在你家门口热吻的感受吗?
不知道吧,但我知道。
虽然我相信他们会很快和好,可也没想过那么快。
距我和王杰希对饮不到三天时间,等我再开门时就看到玄关处喻文州把王杰希压在墙上。他们脚边散落一地的文件,证明了文件主人同样的无所预料。
我砰的关了门,在门口冷静了一会儿。
等门再打开时只有喻文州和煦的笑容,散乱的文件和王杰希都不见了。我热情的和喻文州打了招呼,来掩饰我的尴尬。因为我的眼神往哪儿转都不自在——
不管是喻文州被抓皱的衬衫,还是客厅里王杰希带血色的双唇。我觉得,他们职业选手一定都很浪漫。
打着飞的跨着太平洋和十三个时区,来秀恩爱。


当我清楚地意识到我的存在是多么不应该准备走时,王杰希却拦着我,拽着喻文州就出了门。临走时喻文州还给我摆摆手,轻声关上了门。
鬼使神差的我走到落地窗前,偷偷看着下了楼的两个人。
现在是下午五点左右,太阳慢慢的落着山。映射的地面和天地都一片红色。
现在的MI州正是秋季,风可能有些凉。
我看见王杰希停了下来,从自己脖子上取下围巾给喻文州绕上。喻文州适时的抓住他的手,二人对视然后拥吻。
夕阳斜落,给他们镀上一层红霜。
“像红日之火 燃点真的我。结伴行 千山也定能踏过 ”
我想起了这句古老的歌,觉得很适合他们。
“别流泪心酸 更不应舍弃
我愿能 一生永远陪伴你。”

大约半年后,王杰希拿到他的毕业文凭。
这次他没有犹豫,选择了回国。

“文州让我自己决定。”他从行李间抬头看了我一眼,继续收拾,“我想啊…八年太久了,该回去了。”
我点点头,陪他一起打理东西。
人生终有离散。
送Jesse去机场时,我只觉得这三年过的真快。
他对我挥挥手,手上的戒指光泽如初夺目。然后转身走向登机通道,那个背影很像喻文州退役时走出采访间的样子,从容且稳健。
我觉得我好像见证了一段感情,又好像看到了他们人生的缩影。
跌宕起伏又细水长流。

又是两年,我换过很多合租室友。或短或长的,我看他们不同的故事再送他们离去我的生活。
有一天我收到了来自大洋彼岸的邀请函,是喻王二人的婚礼。
就在不久前,C国刚通过同性恋合法条例。这作风可真像他们,坦坦荡荡的毫不扭捏。

我向公司申请年假休息,去参加他们的婚礼,顺便看看我的C国。

婚礼时没有很多人在场,大部分是他们的至交好友。看着一个个在百科上出现的人,我为我的参席感到荣幸。
背景音乐放的是Coldplay的yellow。
喻王两人穿着一黑一白的西装走向宴会中央,交换了戒指。
是荣耀的冠军戒指…这个认识出现在我们所有人的脑海里一时场面沸腾。他们无名指上依旧戴着consistent,中指上戴上了荣耀冠军戒。
或许是拿冠军戒做婚戒的行为触动了职业选手的神经,他们开始起哄。有个叽叽喳喳的人不知道从哪摸出一块儿糖来,扔到台上被王杰希接住。
我有点揶揄的看着两人,正想着他们如何应对。
喻文州无奈的笑笑,刚想说什么就被王杰希拽住领子亲了上去。他也不甘示弱扣住王杰希的后颈加深这个吻。
糖纸掉在地上,我觉得这个宴会厅里的甜腻气息都要抑制不住了。
一干人吹口哨起哄,脸上都是满溢的笑容。

“You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 so
You know I love you so.
I swam across
I jumped across for you……”

我脑海里闪过很多,从初见二人时夺目的戒指到王杰希一人虔诚的吻着尾戒,再到他们在夕阳下拥吻阳光跃动在尾戒上,思绪定格在了此时此刻,他们十指相扣,两对戒指代表着他们的初识和永恒。

“I will wait for a lifetime you。”
我将守候你一生。

这样真好,我如此想到。

— FIN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在网上逛戒指,是Darry King 家的男戒,始终如一。
于是有了这个速成的脑洞和文。
大概想以别人的眼睛来描述喻王的爱情。
“就是始终如一的坚守。”
文笔渣,但尽我所能描绘出另一个世界里他们的爱情。☆
还有喻王吵架的那一段,我觉得这是比较现实的问题吧,爱情和梦想的碰撞。
求轻喷。
食用愉快。











评论(8)
热度(89)
©爱吃烤鱼的秋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