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

喻王only绝对不逆/也青也/
随缘更文,道系写手。
扩列戳ID

【喻王】温柔礼赞

失踪人口回归。

新年贺文,一发完结!

食用愉快!!

原著向,以及有一点点小破车(。

————————————————————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我与你,不过一首温柔礼赞。

 

1.春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十六岁的喻文州说不清楚这种感觉,彼时萧山体育馆人声鼎沸,他转身看着那个眼睛大小不一的人,伸出了手。

“你好,蓝雨,喻文州。”

王杰希挑了挑眉,握着他的手晃了一下。马上又收了回去,喻文州感受着刚才一闪而过的温度,给了他一个和善的微笑。

喻文州时常是笑着的,他的面相生的便和善,嘴角有个上翘的弧度,是个十分容易让人放下戒备的模样。王杰希也对人笑了下,只是这个笑容刚到一半就被聒噪的黄少天打断。微微上扬却生硬的卡在一半,配上他的大小眼还真让人觉得很可爱。

“…喂人太自大可是不好啊,如果你觉得不只叶秋可以做到是不是说你也可以?那可很不妙因为我也可以做到。”

如果说黄少天这个人就像冰雨一样,冷冷的能给人致命的伤害。那么十六岁的黄少天就像冰雨上镀了层火,锋芒尽露。他抬了抬下巴,咧嘴给了王杰希一个挑衅的笑。虎牙尖尖,是少年人必不可少的朝气。

他们后来在喻文州的笔记本上讨论了好久,心下对对方都有了个评价。王杰希觉得黄少天威胁很大,善于捕捉机会。可喻文州也不遑多让。这个人,脑子聪明的可怕,战术思维很是缜密。同样的,喻黄二人也都对王杰希有个看法,强硬且思维超脱常人。

退场时喻文州站起来就看到王杰希离去的背影,他身材挺拔,尚显年轻的身体包裹在一件衬衫和牛仔裤下,很利落的打扮。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喻文州迈开步子就追了上去,终于在人流拥挤处拍到了王杰希的肩。

“留个联系方式吧?”喻文州对人抛来的疑惑给出答案,人群挤在出口处周围还有愤愤不平的叫骂声,体育馆里嘈杂的很,可喻文州此刻只能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敲击着。

王杰希飞快的报出一串数字,显然是自己的手机号。喻文州记了一下,正好人群松动,王杰希礼貌的说了句再见便率先前行。

这样的人…。喻文州看着电话簿上刚存的号码,无声笑了笑。

“我靠啊你跑什么跑吓死人了,一转眼就没了你干什么去了?”黄少天此刻也跟了上来,不满的嘟囔着,喻文州晃了晃手机,“要了他的电话。”

黄少天显然被噎了一下,瞪着眼看他,“你没看出来我和他不对付吗?”

“那又怎样。”喻文州呛了他一句,在第二赛季斗神一杆挑破繁花血景时,日后联盟里的剑与诅咒还没有认可彼此,不过是少年人共有的傲气交织在一起,黄少天没想到这个吊车尾的轻飘飘来了句这,骂了一声便往前走去,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闷闷开口,“那个什么王杰希的电话你也给我一下…以后总会遇到,先做好线下准备。”

喻文州好笑,把号码报了一遍,收到黄少天一个惊讶的眼神。

“你记住了?这才一遍!”

“我记性比较好。”

是的,喻文州对数字十分敏感,更何况是刻意想了解的人,又怎么会记不住。

这是荣耀第二季的赛场上,是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初遇。

 

 

“王队。”喻文州伸出手,“恭喜。”

“谢谢。”王杰希笑了一下,刚结束的比赛上微草险胜蓝雨,他手心里还有点汗,这比赛打的可不轻松。

“王杰希!场上这么猛你嗑药了吧。”黄少天排在第二位,手刚伸出来就开始飙垃圾话,他刚才可是被王不留行以血换血打下来的,别提多憋屈。

“场上不猛什么时候猛?场下吗,要真人pk啊小话唠。”方士谦接过了话茬,特意低了头又昂起来,显然是在拿身高说事。“我靠我跟你没完啊!!”

“好了少天,裁判都看过来了。”

喻文州适时打断了两个人的垃圾话,对着王杰希眨眨眼。

自从他们初遇已经有了两年,第四赛季,喻文州黄少天正式出道,黄金一代的时代拉开帷幕。要了联系方式后喻文州一直和王杰希有着线下交流,偶尔关于荣耀,偶尔南北差异,偶尔说到吃喝玩乐。他们讨论着一切朋友间会讨论的事,私下的王杰希没有过多的公事化,语出惊人抖个包袱能让人笑挺久,这是怎样的王杰希?太多的语言想要赘述,喻文州恍然发现,不是“怎样的王杰希”而是,“这样的王杰希。”

他就是这样的王杰希。

 

五月的b市在晚上温度适宜,不冷不热。王杰希压低帽檐从体育馆外拐进一个小路,路两旁多是小馆子,街上行人不少,还有趁城管不在摆摊儿的小贩。王杰希找着喻文州发来的地址,心想他个b市土著都不常来这儿,为个吃夜宵喻文州也是花了心思。

喻文州找他吃夜宵,刚在赛场上赢了对方的王队长不好意思再不答应,赶忙上出租车司机掉了个头往回赶。他本来打算直接回家的,不多时又出现在了刚才呆的地方。

发散的思维被一阵香味打断,街边有个卖茉莉手串的老太太。昏黄的路灯下显得那手串柔和的很,略是打蔫儿的花贴在一起,十分乖顺的模样。王杰希蹲了下来,拿过一串嗅了嗅,香的沁人心脾。他问了价钱拿了两串,老太太笑的开心边找钱边说“小伙子有眼光啊,送女朋友的吧。”

是男朋友吧?啊不对,是朋友……

“没,朋友。”王杰希咕哝着说了一句,拿过钱便迅速抽身,被自己刚才心里想差的心思吓了一跳。眼看着店都到了,他拿着茉莉狠狠嗅了一下,抛开一切杂念推开门。

不就是一个想差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王杰希扫了眼店里,三三两两的人喻文州在最角落的卡座上,他快步走了过去把茉莉和帽子一起放在桌上。

“…王队这是?”喻文州好笑,拿着一个手串就戴在了自己手腕上。他皮肤白,戴着茉莉更显好看。王杰希愣住,张张嘴没说话。

“不是给我的?”

“是…”王杰希拿了另一个戴手上,“我就是觉得你不戴这个,是想让你拿着玩儿的。”

“喔……”喻文州拉了个长音,“那王队怎么戴上了?”说自己不戴,明明是他也不戴才会那么揣测的吗。

“这不是你戴上了吗。”王杰希说完就后悔了,这算什么话喻文州戴不戴和他什么关系。脸色有点不自然,摸了摸鼻头。这窘态的动作惹得喻文州笑出了声,凑过自己的手腕来吻了吻那串儿茉莉,抬眼看向人,王杰希耳后有点不以察觉的红。

“你们队员知道自己队长这么有意思吗?”

“你们队员知道自己队长这么无聊吗?”

王杰希反唇相讥,自暴自弃摘了手串放在鼻下嗅了会儿,眼半垂下来。暖光灯打在他脸上,显得线条柔和,棉麻的衬衫显得人温柔不少。

“小时候我家院里有棵槐花树,每年这时候就该开花了。”王杰希自顾的解释为什么买这手串,“槐花香挺淡的,就那种若有若无的飘着。我妈总说,茉莉香,还是茉莉好。”说到这儿王杰希忽然笑了一下,“可是我妈每次养总活不到开花,只有我爸养才能开个花,你猜怎么回事?”

“每回我爸总趁我妈不注意糟践她那花,慢慢也就活不下去。我妈只能来求助我爸,不过后来被我妈发现了,她搂着盆茉莉直说遭罪,勒令我爸再也不许碰她的花。”

王杰希此刻不在是那个天马行空的魔术师,不在是背负着微草责任的队长,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沉浸在过往的普通人。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喻文州喝了口茶,想遏制住嗓子里的涩意。他忽然发现有什么东西在脱离自己的掌控,往日和这个人的对话一点点在眼前闪现,他觉得有什么开关被打开,这个人猛然鲜活起来,不知名的情愫一点一点填进他的胸腔,有点儿温暖过头了吧,喻文州想。

“我是不是说的有点多了……”后知后觉回神的王杰希讪讪笑了下,拨弄着茉莉花瓣开口。

“不。”喻文州也摘了茉莉,“我很喜欢。”

王杰希愣住,他看着喻文州有点儿不解。

“分享到王队的独家爆料,难道不该很喜欢吗?拿这个卖给电竞之家会不会有丰厚报酬。”

“少贫吧你。”

我是真的很喜欢。喻文州在心里想。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十六岁的喻文州不知道,十八岁的喻文州却有点窥探门道。

就是那样的感觉,很温暖。

 

2.夏

 

第五赛季以微草夺冠落下帷幕,这支战队以强硬的姿态在荣耀史上刻下一笔。

高捧冠军奖杯时王杰希忽然在人群里看到了喻文州,他微讶的睁大双眸,收到人一个笑。喻文州戴着黑框眼镜,普通的T恤混在人群里的确不打眼。可王杰希就这么看到了他,隔着嘈杂和喧嚣。

微草主场夺冠,热闹的可是不一般。等做完赛后的采访已经挺晚了,可耐不住队员们高涨的热情,一群人又打算去唱K,王杰希嘴上答应,心里却一直想着刚才看见的喻文州的晃影。他可以确定自己看对了,只是不知道这个人现在在哪儿。王杰希坐上车时还翻了翻 QQ和微信,都没有那个人的消息。

一旁的方士谦看着他都快把手机攥坏了,才开口问了句,“队长,等人呢?”

“嗯…也不算。”的确不算,喻文州又没有说他要来,或许他就是想过来看比赛呢?

王杰希好看的眉毛绞在一起,方士谦没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

在游戏世界里,王杰希无愧封为魔术师。可在感情世界,他却天马行空不起来,活脱脱一张白纸。他无法解释自己心里的别扭是为什么,就好像方士谦也无从开口,他怀疑自己的队长恋爱了。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那个让队长闷闷不乐的人是谁呢?方士谦想了半天,直到包车到了地方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最后决定还是随他去吧。

这一随,便真是随他去了。

 

“……喂?”结束了庆祝已经逼近零点,王杰希刚到俱乐部便接到个电话,不过他现在脑袋有点迷糊不清,包厢里他们喝了些酒,杯数不多,但长年累月不喝酒,忽然来一下也挺让人脑袋一懵的。

“是我,庆祝结束了?”
是喻文州。

这个认知忽然击醒了王杰希,他嗯了一声赶忙看表,已经十二点十分了,喻文州这是掐着点打来的?也不怕自己睡了?“你没休息?”

“我在你们俱乐部门口。”他的声音通过电流传来有点不太真实,还夹杂着风声,吹的王杰希脸颊有点烧得慌。

“你等等。”

他说完便拿了门禁卡出门,全然不知道自己这股期待是为什么。直到他冲到楼下,看见喻文州站在路灯旁边。他的影子拉的很长,斜斜的又延伸到阴暗处。四周静谧无声,王杰希只看到喻文州一个人,清爽的打扮站在那里,王杰希不由得屏住呼吸,放缓了自己的脚步。

门被刷开,嘀的一声打破了原本的宁静。

喻文州率先笑了,撞散了王杰希屏住的呼吸,他好像忽然明白了一切。

如果,如果这都不能算是喜欢,那还有什么是?

“王杰希,王队长。”喻文州上前一步,把他抱在怀里,独属于喻文州的那股凜香包裹了他,“恭喜。”

“谢谢。”他耳根有点烧热,自己喜欢这个人的认知来的猝不及防,仅仅是个拥抱就让他有点束手无策,他轻轻拢过人,几秒后又放开。在门口站着也不是个事,抿了抿唇,“上去再说吧。”

喻文州当然不会拒绝,他甚至眼尖的看到王杰希耳后的红,不由一笑。

上车

 

3.秋

接到世邀赛通知的时候,喻文州和王杰希正在B市的法源寺内。

郁郁的树遮蔽不少阳光,映照在青石路上处处斑驳。王杰希刚挂了电话,喻文州便接起来,好脾气的笑了两声,算是应下了工作。他关了手机,看了王杰希一眼。

“王队,多给我点工作量,不厚道啊。”

“又不是我推荐的你,少贫。”王杰希拿者手里的槐树叶子丢到喻文州手里,大步流星的往其他殿里走去。

王杰希总是爱形容喻文州这个人很贫,一向正经的蓝雨队长在他这儿就很不正经,闹得王杰希束手无策,却也喜欢得紧。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五年,个中酸甜也只有他二人清楚。

“施主,卜一卦?”一个道士模样的人坐在一片树荫下,面前摆的五行八卦看着很是唬人。王杰希停了下来,联盟里盛传他对手相有研究并不是空穴来风,家里有老人研究这些,他虽然不信却多多少少受影响。

喻文州停在他旁边,就见王杰希蹲下身在,问了句,“能卜什么?”

“事业,运气……”老道瞥了眼喻文州,“姻缘……什么不能卜,您是抽签还是让我摸骨?”

“抽签。”王杰希拿起那个盒子,上下晃晃掉出两支签,“一支事业,一支姻缘。”

“哟呵,两个上签。”,老道掳了把胡须,“事业,少时成名,中年稳进,晚年享运。”

至于另一个,那道士没说话,神神秘秘的笑了两声,把解签的纸递给王杰希,泛黄的纸上画着一汪溪水,上面有两行小字,王杰希微讶的睁大双眸,对道士道谢交钱,把那解签纸放到了口袋里。

“杰希,签上怎么写的?”喻文州跟在他身后问。

“…没什么。”王杰希抿抿唇,快步往前走去,“在庙里的道士……”

“那签不能信?可刚才的事业签倒是挺准的。”喻文州也不着急,眼看着俩人距离被慢慢拉开,王杰希在一处台阶前停下来,转过身看人,他背后是下午的阳光,不是那么耀眼却无法让人忽视。

喻文州看到他的眉毛一点点舒展,嘴角也翘了起来,像海浪冲击上一块顽石,温吞的包裹住坚硬的部分。喻文州呼吸滞了一下,三步并两步走到他身边,就听见他轻笑一声,在这空寂的庙宇里开口。

“试问岭南应不好,此心安处是吾乡。”

分明是太准了,准到把这个签解出来像在给人说什么露骨的情话。喻文州马上反应过来,不顾夏日的炎热把人搂在怀里,两人身上同款的倾向沐浴露交融在一起,周围是阵阵梵音。

“王杰希,我好中意你。”

……

后来,当国家队的众人高举世邀赛奖杯时,王杰希不合时宜的在一片闪光灯下想到了喻文州当时的眼神,温柔又缱绻,他稍微偏头看向周泽楷旁边的喻文州,后者正对着镜头微笑,在镁光灯下显得更好看了几分。

就这样,蛮好。

王杰希收回目光,他回想起第五赛季自己夺冠时,以及第六赛季喻文州夺冠时……如今在异国他乡,和这个人一起夺冠,感觉还是不错。

他低头吻了吻自己的冠军戒指,被眼尖的记者抓拍,第二天就登上了各大电竞报纸的头条。职业选手群里更是炸开了锅。

“诶哟老王这表情温柔的————”

“跟亲情人似的。”

“Yoooooooooooooo,大眼儿你自己说亲戒指的时候想的谁啊想的谁啊该不会是你的绯闻女朋友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

右下角的企鹅图标抖了起来,喻文州点开就看到自己恋人的四个字。

“绯闻女友。”

他无声笑笑,想了想敲了行字过去。

“你亲绯闻女友时表情可比这个温柔。”

“……拜拜了您嘞。”

喻文州这下是真的笑了出来,吻了吻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一片温热。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喻文州想,就是想和他度过余生。

 

4.冬

如果让王杰希回忆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候,大概是喻文州退役那天。

喻文州退役那天,选择了对外出柜。

俩人这么多年,像是忽然想起来给对方一个名分一样,一个在新闻发布会一个在微博,滔天骇浪是一定的,可这时候两人无责一身轻,早就不在意这些身后虚名。

喻文州比王杰希晚退役四年,在第十六赛季选择了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他认识王杰希那年刚好也是十六岁,如今十四年过去,三十而立。

王杰希退役后通过成人高考选修了数字设计与艺术,喻文州则顺利进入联盟总部,入驻了男朋友家里。

退役后的生活清闲的没边儿,他们同居的第二年王杰希便从T大毕业,进入联盟技术部。和喻文州成为同事,对对手到队友到同事,说是人生赢家也不为过了吧。

临近新年,联盟里的任务明显多了起来,大大小小的会开个不停,喻文州和王杰希分属两个不同的部门,轮番给晚点的一方送便当几乎成了总部大楼的一道风景。

已经退役同样进入联盟的叶修叼着烟抗议,“一点昔日队友情都没有。”

“叶前辈,我们是对手。”

“……你和大眼儿不是吗?”

喻文州笑笑,“是啊,可我们是恋人。”

气的跳脚的叶修扬言要把蓝溪阁和中草堂BOSS抢的一个不剩,喻文州摊摊手表示无所谓。

和心脏说话真的很麻烦。

……

B市的雾霾治理这么多年也没见好过,喻文州浇着花架上的绿植思索着是不是该过几年回G市住。

“文州——”王杰希从厨房里探个脑袋出来,“那个鱼你拿出来没?”

“在案板旁边。”喻文州放下花洒,进了厨房,就看见王杰希正给整鱼切片,一米八的个子围个围裙说不出的感觉,喻文州看着恋人永远吃不胖的腰肢从身后抱住了他,下巴埋在颈窝蹭了蹭。

“别闹,我切不了了。”

“不该啊,王队手出了名的稳。”

“喻文州,再闹你做饭啊。”王杰希听到喻文州无奈叹口气,飞快的亲到刚起开的人脸上,手下不停,“你这几年口重了啊,我说清蒸你还得红烧。”

“有吗?”喻文州不自知的摸摸刚才被亲过的地方,袒露实话,“我觉得你做什么都好吃。”

“哎哟,嘴儿真甜,去把菜洗了,一会儿炒个芹菜小腊肠。”

“遵命。”

他们退役后一般是王杰希掌勺,喻文州厨艺点都加在了煲汤上,广式煲汤他简直完全继承了妈妈的手艺,而王杰希却意外的什么菜都会做,这在一种宅男里很是出众了。记得一次请黄少天来家里吃饭,黄少天吃的眼都直了,简直不信这是王杰希亲手做的。

“杰希很顾家啊,厨艺自然好。”

联想到喻文州退役时的话,“我喜欢顾家的人。”黄少天痛呼秀恩爱之余心里真是滋滋冒甜,谁不愿意看自己好友幸福呢?

 

吃过晚饭后两人简单收拾一下就窝在沙发上看跨年,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俩人都选择在这个时候不去参加荣耀活动而是像很多情侣一样去看电视,消遣时光之余多点陪对方的温存。

距离这一年过去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王杰希握着喻文州的手,看着无名指上的铂金戒指,低头亲了亲。

“其实我当时真的在想你。”饶是喻文州这么熟悉王杰希也反应了好一会儿才跟上魔术师天马行空的思路,他说的是那次世邀赛。喻文州直接揽过人亲上嘴唇,细细密密的吻温柔的不行,他没闭眼,半睁着看王杰希闭眸的样子,不受控制的想到好多年前他们在微草宿舍的第一个吻,如今两个人都已经三十多岁,身上少年人的冲动少了不少,可对感情的那股温柔劲儿反而越酿越醇。

亲完后王杰希靠在喻文州肩上天南海北和他胡扯,从小时候的槐花树说到当时的茉莉手串,甚至脸不红心不跳说出第一次时,喻文州居然拿着润滑和套子简直吓自己一跳。

“这叫有备无患。”

王杰希翻他个白眼,“申请的布偶就快到了,到时候得把家里好好收拾一下。”

“嗯,咱家花架上都有点挤了,要不往联盟里搬两盆?”

“……把哪个搬走啊?”

喻文州看了一下那一片绿,“不知道。”

这花都是他和王杰希一盆盆挑回来的,还是在家最好。

“那在买个花架。”

“王总,您退役了打算开花店吗?”喻文州笑着哪王杰希退役时一个小记者的提问打趣,王杰希哼了一声,咬着京腔字正腔圆的说,

“我养鱼。”

那时候王杰希还没退役,这个回答只会让人觉得他幽默,不过等喻文州退役时那个重磅消息一出,众人只能感慨,看人家这恩爱秀的。

窗外忽然噼噼哩哩的响起炮声,电视上果然开始新年倒计时,他俩一起转头看天空,烟花簇簇炸开,在夜幕里好看的不行。

“又是一年啊。”

王杰希和喻文州十指交握,应了一句,烟花映在他眸子里,缩成一个小小的闪光点。

“新年快乐。”喻文州亲了亲他脸颊,就见王杰希笑了起来,弧度不大抿着唇的笑容让人安心。

他腾出空着的手抱住喻文州,深深吸了口气,耳畔是烟花声,眼前是爱的人。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

“我在。”

新年钟声敲响,王杰希在电视机里一片呼声中准确的说出了那三个字,坚定而深情。

“我爱你。”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是春夏秋冬,一年四季走过。我和你之间的感情一如往昔,永远炽热,生生不息。

“我也是。”

这不过,是一首穿插着荣耀与烟火气息的,温柔礼赞。

评论(14)
热度(201)
©西楼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