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烤鱼的秋秋

弧破天际。

【喻王】赴鸿门04

【喻王】赴鸿门

04
大雾迷蒙,说是伸手不见五指都不为过。
王杰希看了眼前方,街道真的是被遮的什么都看不清。他不过去那女孩儿家给人驱除妖气,半个时辰都不到便成了这样,这大妖出世的时间又提前了吧?
古志有云,逢大妖出世,便有雾气和雨水交织出现,时间愈近,雾雨愈加浓厚。
前儿的大雨冲了龙王庙,今天的雾就到了这程度。可按照叶修算的日子,离大妖出世还有一旬。如今看来,怕是只需三日。
王杰希皱了皱眉,凭着印象往中草堂走去。

天地怪诞,人世异象幻化而成的大妖,非仙器伤不得,非仙人弑不得。千载岁月,对凡人而言早不知轮回几百次,对仙人而言不过弹指一瞬。安生数息,又是一阵慌乱。
上次大妖出世的时候,王杰希还不是上仙。当年的妖也不主水,主火。那年是蓝溪阁打头阵,魏琛上仙牵线,其他各主位神仙辅助。
那一年真可谓惨烈,以至王杰希至今都记得遍地焦土与烟尘灰烬。那时他师父林杰对着一地狼藉,拍了拍他的肩。
“所谓仙人,也不过为了让凡间免此灾难。”
那时林杰有一缕头发都被燎焦了,淡绿色光萦绕在他身边,他眼里是王杰希从没见过的惆怅。
“杰希,你做好准备了吗?”
自己当初是怎么回答的?王杰希记不得了,他只记着林杰双眼里的悲痛和不忍,他知道,换任何一位仙人都会悲悯这地上的焦炭和残躯,谁都不能无视这惨烈。
“..为什么会有大妖的出现?”
“天地不仁,万物有数。人族繁衍不易,他们的灾祸自然得有我们承担。”
“为什么是我们?”王杰希追问。
林杰良久没有言语,最终看着他揉了揉他的脑袋。
“等你成为上仙,就明白了。”

王杰希深吸口气,有点儿污浊的雾让他瞬时从回忆里出来。
当年和林杰的对话他如今还是没有头绪,但已经不会如千年前那样去追问。毕竟许多事,哪里有那么多原因。
风声一动,有处雾气变得稀薄。王杰希猛然看去,忽然手腕就被人扣住,那人手指很凉像冷水一样。
“喻文州,有意思吗?”

雾太大,隐隐绰绰一个轮廓而已。迷雾后的人似乎笑了,手上一用力就把他往这边拉去。
“挺有意思的,一个小法术而已,王上仙这么警觉啊。”离近了看,喻文州笑的眼尾都弯了,道士袍换了一身,纯白的衣服上绣了云纹,配着这雾,仙的不行。
“毛病。”王杰希懒得和人挣,手腕就这么被人扣着。“你怎么来了?”
“找你下棋。”喻文州已经习惯王杰希时不时和他呛上几句,他拉着人接着往中草堂走,手顺着人的腕骨下滑,像是无意碰了碰他的指尖。
王杰希不禁看了喻文州一眼,也不在乎人的小动作,瞅了眼久久不散的雾,扯出来点儿笑意。
“喻上仙真有闲情逸致,不过为什么找我?我棋艺不嘉,你过不了瘾。”
“你这个人让我过瘾了不就行了?”喻文州耐着心和他扯皮,故意说了句暧昧不清的话。
王杰希果然被人噎了一下,收到效果的喻文州顿时乐了,轻笑出了声音。
“那我看看,能不能让你过瘾。”王杰希咬牙回了一句,末了瞪人一眼。喻文州敛了笑,面上不显心里接着偷乐。
忙里偷闲,也是一大乐趣。

博弈也在一个博字。
棋盘上交错的黑白子无声厮杀,王杰希捻着白子,眯眸看着一处空位,手刚移了一点儿又堪堪停住。他轻叹口气,甩手把棋子扔回棋盒里。
喻文州托着下颌笑笑,从白子里拿了一个,啪的一声下到刚才那个位置。
“其实可以。”
“太险。”
“哦?”喻文州笑眯眯看着人,“我以为王先生是剑走偏锋的那种。”
王杰希端着茶正抿,听人的话抬眼看向他,又垂眸吹了吹茶。
“对这种事,我不爱剑走偏锋。”
“不试试,怎么知道。”喻文州不依不饶,按住人的手背往下压,茶盏磕在桌上一声响。
“你疯了?”王杰希当然知道喻文州的意思,他挣开手瞪人一眼。“你没有证据。”
“要是我有呢...?”喻文州勾起唇,眸子里笃定且自信。
王杰希沉默半晌,叹口气。重新把手覆在人的手背上。“是黄少天去的?”
喻文州对王杰希的动作有点惊讶,挑了挑眉。
“不错,便是他百密一疏,千不该万不该,把脏水往我们蓝溪阁上泼。”
王杰希伸出食指在他手背上勾摹,轻痒的像猫爪子挠人。“什么时候行动?”
“三日后。”喻文州按住他的手,握在手里。王杰希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也没挣开。
“界时,必定鼎力相助。”
“你来就再好不过。”

——
开学高三。
不出意外这个文十月国庆假更。
暑假因为参加集训拖了很久。
...这个文不会坑,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不打tag了
等我更完后会出全文整张。
爱你们。

评论(2)
热度(10)
©爱吃烤鱼的秋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