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党挂名的秋

弧破天际。

【喻王】赴鸿门(01-03)

——
喻王仙侠HE。
灵感来自排骨的《赴鸿门》
全文写完后会放整合
食用愉快
——

“是清都客,是天上人,生来最相衬。”

01
天街微雨,雾气迷蒙。
淅淅沥沥的雨沾湿了王杰希的衣衫,淡青色衣摆沾了点水,一片浓绿颜色。他沿着街边走,明明满是的泥泞路边由他走过却没见一点泥浆沾在衣衫鞋底上。
这雨来的突然,刚还好着忽然便起风,也是奇怪。王杰希看了眼东方远山,隐隐绰绰一个轮廓,半山腰一座寺庙更是小的像个米粒儿。但王杰希就是知道,现在那处红墙藏蓝瓦的庙里一定染着香,云烟缭绕和雾气混在一起,有个道士拿着拂尘在那儿站着,半眯着眼装腔作势的算这场雨。
“王先生”一个声音打断他的思绪,王杰希回身看去是他店的药师袁柏清。
“怎么了?”
“是村里那个孩子..”袁柏清抹了下眼边的雨,“今日烧热还是没退下,家人找来了。”
王杰希蹙眉,没应声。
那个孩子是他前日接下来的,原以为小孩子只是风寒用药不敢太猛,但到今天还没好转可就不大对劲儿了。
"人在医馆?我去看看。"
天光一暗,阴雨又聚到一起。王杰希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抬头看着那块儿突然飘来的云,神色凝重。
"王先生?"袁柏清也顺着王杰希目光看去,平常阴云雨天而已,不知道他们当家的为什么停了下来。
"没事,走吧。"
一些魍魉,称不上事。
王杰希嗤笑,手背在身后向医馆走去。袁柏清有点摸不着头脑,雨是比刚才大了,但看着掌柜的不紧不慢的走着,衣衫湿了一点儿发丝不见一点凌乱,只能感慨一下掌柜的和伙计的差距,连忙跟了上去。

医馆内燃着沉水香,暗色装潢莫名有压抑的感觉。
王杰希接过袁柏清递上的手巾随意擦了擦便向里屋走去,药草味儿越来越浓,他撩开隔帘就看见躺在床上面无血色的一个姑娘。
“先生..”高英杰让开地方,动动嘴唇就被王杰希挥手打断。王杰希知道他想说什么,但这种鬼怪之事,不如莫言。
面无血色,嘴唇都是偏白的淡色。脸上没什么痛苦的神色,就像是死人。王杰希从她身边起来,神色淡漠。
“她家人呢?”
"被..喻仙长叫到隔间了。"高英杰眼神里有点犹疑。
王杰希没说话,拇指搭在食指关节上并拢,弹了弹衣袖,"你给那孩子吊上川楝子,我去找他。"
后半句指的是谁,高英杰心里明镜儿似的。他也只能无奈摇摇头,感叹一下他们当家的什么时候都精明,偏遇上那个道士总是差一些心眼。

暗色雕纹绘了只鹤,两个门扇并一起就是了。王杰希伸手抚上纹路,精细的纹理反而划的指尖疼,他在琢磨,进还是不进。
"这鹤绘的精致,让王先生在门口看了这么久。"就在王杰希犹豫之时,门忽然从里被打开。喻文州穿着一身蓝白相见的道袍,发丝扎起掩在恨天高下,只留了几缕在脸边,笑的一脸无害。
王杰希嗤笑,没接这人话茬。侧身一过,进了屋。
"人呢?"王杰希四处一看,只有桌上一壶茶两个杯盏显示着这个屋里有人。
"什么人?"喻文州笑眯眯回了句,眼直直盯着人看。
"你心里清楚。"王杰希皱眉避开他的目光,他可不想在这个节点上和喻文州玩心机。
"我说王先生..."喻文州含着笑说了句,慢慢向王杰希走去,"这种魑魅魍魉,他们在又如何?"
王杰希听这话一愣,滞了下身子忽然勾了勾嘴角"你这话什么意思?"
谁知他却不答,只凑近人伸手拈起王杰希一缕发,放在唇边吻了吻,抬眼撞进人波澜不惊的视线里。屋内气氛一时凝固,沉水香气似乎从屋外飘了进来,若有若无的撩拨着人的心绪。
喻文州盯着手里那缕发出神,半晌才放开。再回神又是那种带笑的神色,只不过说出来的话针对意味极其浓厚。
"王上仙在凡间数载,玩儿的可还尽兴?"
"比不得你,喻上仙。"王杰希捻了捻方才被喻文州吻过的发,"明人不说暗话,这事怎么解决。"
"一些小角色,怎劳您出手?"
又开始了。王杰希瞪他一眼,不大对称的双眸这么一瞪威慑力还是有的,只可惜作用对象是喻文州,像打在一团棉花上软绵绵的卸了力。
"能把龙王庙都掀了,在喻上仙眼里还真是小角色。"
"小鬼儿能有这能耐吗?"
"是啊,没有人撑腰,他们那儿敢。"王杰希话里有话,直接看向喻文州,对方显然明白他的意思,微狭的眸子里多了些冰冷。
"没人撑腰,就不敢吗?"
他话说的极慢,沉水香气在屋里愈加浓厚,有点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甜腻。
"这,又谁知道呢。"
话里话外,针锋相对。

02
王杰希与喻文州的相识是在多久前,他自己都有些模糊了。

瑶池玉宇,九天琼楼。
坐落在一片竹林间,工整的布局有点像凡间的四合院。任谁也想不到,这浅绿壁色蓝灰瓦的建筑里就是六界草木之主,微草上仙王杰希的居处。
当喻文州看见这儿时,只觉"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这话说的不错,不惹眼却不容小觑,莫过于此理。
喻文州揽着怀里的人慢慢往里走去,那人因为醉酒面上染了一通绯红,眉峰蹙起半眯着眼,平日里的严肃不在平添几分可爱。
天庭里的宴席,少不了仙家美酿。喻文州想着方才宴席上的人,说不清到底是因为微醺有了欲念,还是因为欲念作崇,多喝了点儿酒水。
他喜欢王杰希,打见人第一眼,那在云端里孤高又冷傲的神态,太撩人。
"王上仙..?"偌大的庭室里连个小厮都没,看来传闻王上仙喜好清净不是假的。喻文州环视四周,扶着王杰希躺在塌上,由衷感慨,真空。
王杰希半眯着眼,顺贴的躺在榻上。衣衫有点儿散乱,醉态尽显。喻文州叹口气,凑过去给人拢了拢衣服,心说没个小厮总不能自己给人换衣裳吧?倒不是怕累手,主要是..对他仙品有点儿考验。
玩笑开开也便行了,喻文州伸手解人的腰封,褪下人外袍,等他想接着脱时手腕忽然被人卡住,动弹不得。
"喻....喻文州?"王杰希有点儿清醒,手上用了狠力。
"是我。"喻文州也没挣,"王上仙这儿也没个小厮,为您宽衣的事只能喻某自己来了。"
".....嗯?"王杰希哼了一声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刚才还闪现的清明又一扫而空。喻文州把人的手扒下来瞅着那串红印无奈笑笑,"王上仙?"
"嗯。"王杰希应了句,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不设防备,也不知道是对所以人还是对他自己。喻文州还是有点自信,王上仙肯定不会任别人揽着他,醉酒也不行。喻文州给人褪的只剩里衣,掖好了被子。就坐一旁看着,没一丝越界。

他和王杰希的关系说好听了是红尘知己,不好听点儿就是炮友。第一回纯属偶然,是因为醉酒。二人同醉,谁也没想过叶修给的百花酿里还能掺点儿让人颠鸾倒凤的东西。一夜缠绵,第二天喻文州醒来时的的确确愣了好久,躺在他身边,身上痕迹斑驳的王杰希,是他暗自宵想过的王杰希。
不过王大上仙醒来时倒没说什么,只拿锦被遮了遮自己的身体,一脸淡然。
"抱歉..."
"为什么道歉?你情我愿。"
这下喻文州眯了眯眼,半晌勾起抹笑。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的睡颜,伸手到人脸庞不过一寸距离又停了下来,隔空描摹他的眉眼。沉水香不知什么时候燃起来了,清冷的室内里多了些甜。
六界本就无一处太平,哪怕仙界也有势力竞争,遇到大妖出世也得停手。自打叶修算出大妖出世的时间,天庭就没闲过。今晚那场宴会,是万事具备的一场践行宴。首先被选中的人是王杰希,去凡间一个小镇驻守数年摸清情况,直到天庭派新人下来接应。
大妖千年一次现世,每次必定引起六界动荡生灵涂炭,不把这妖杀在摇篮里,对六界都是祸患。这回的妖属水,王杰希主木,由他打头阵再合适不过。
宴席上王杰希仍是淡漠的样子,仿佛将生死置之度外。危险必定有,但他不说。喻文州看在眼里,亦不能多说什么。他也只能把醉了的人带回来,隔着空气摸一摸他的眉眼,想想这人笑起来时微弯的眼角,和私下里随性的语气,甚至是回想这人在他身下被迫沾染情欲的神态。
千种万种,都是王杰希。
他心里惦念,面儿却上一点也不显露的人。

03
大水冲了龙王庙,真的是字面意思。
残骸瓦砾堆积在山脚下,旁边儿坐着没精打采的虾兵蟹将。
“就是这般了..按叶上仙算出来的时间,是万万不该这个点儿出事的。”那小兵叹了口气,“我们大王也说,是有仙妖从中作梗。”
王杰希没说话,回身看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对着人笑笑。再转向那小兵时神色里尽是冰冷,“那你说说,什么样的仙或者妖才能从中作梗呢?”
“这...”那小兵没想到会是喻文州亲自问他,要说六界之内谁懂水懂的过他?“我..我们大王的意思,同系支脉共成连理...”
喻文州一声嗤笑,拢了拢自己衣袖。
“妖类共性属火,你去哪儿再找一个水性的妖来让它俩共成连理?”
那小兵瞬时怔住,张张嘴不知道说什么。王杰希眸子一转,直盯着他看。一时间这小兵腿都开始打颤,被两个上仙的气压包围,可不是那么好受。
“再者说,天庭主水的不就是我们蓝溪阁吗?”喻文州慢条斯理的往下说,“可我们仙和妖该怎么共成连理?不打一块儿都是给对方面子了。”喻文州冷笑,看向几斤吓的跪地的小兵,“烦请你家主子说话带点水准,别什么滑天下之大稽的都敢出口。”
“龙王庙不会说垮就垮。”王杰希看着一地残骸,“你且回去吧,这里自有我和喻上仙盯着。”
“是..是..”那小兵身子抖得像糠筛,连连称是,抹了把汗就没了踪影。
喻文州走进几步,和王杰希站一块儿。方才那股咄咄逼人的样子全然没了,王杰希看他一眼,伸出手给人弹了弹衣襟上的一点儿灰。
凡间烟尘重,难免沾染。
“那小姑娘的病怎么样了?”喻文州看着人修长的手指发问,王杰希像没想到人思绪跳这么快一样,好一会儿没说话。
风声鼓动,王杰希忽然有一种错觉。他和喻文州之间隔着万千沟壑,六界苍生跨在两人中间搭成了桥,就差几步距离,他们却没人肯动第一步。
“她沾了魑魅魍魉的妖气,大妖出世这些玩意儿也少不了。”王杰希收回手,终止了自己脑海里的胡思乱想。“拿仙气驱了就行,没什么。”
“昨日你还不信我呢。”喻文州含着笑看人,王杰希勾勾嘴角,转身就走。“怎么就敢信喻上仙了?七窍心思八面玲珑,王某可不敢轻信。”
“杰希你这话也太伤人了。”喻文州一脸正经,伸手拽住他的衣袖。王杰希回头看人,眼里还点揶揄的笑。“伤的是人,不是仙。”
喻文州爽朗笑了声,微弯的桃花眼直直看着人,他觉得王杰希还真是可爱。
“...文州。”王杰希出声,张了张嘴忽然又闭上。
“怎么了?”
他眼前闪现桃花美酒,觥筹交错,八千里路云和月,千尺万丈银河星。流光一闪的印迹,最后定格在喻文州的脸上。
“没事。”王杰希笑笑,干脆的甩袖走人。
喻文州对着一地残骸,搓了搓指尖,刚才那衣袍的触感还在。他摇了摇头,拎着拂尘慢慢往那人处走去。
他总得和王杰希待在一起,直至霍乱结束。无论俩人是针锋相对还是契合的有些过分。
- tbc -

QAQ
本来打算一下写完再放的,但有点儿忍不住。
这个文真的是很用心在写了!!!我自己很喜欢这个设定(喂
食用愉快。

评论(12)
热度(67)
©三党挂名的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