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党挂名的秋

弧破天际。

【喻王】既见君子

全国卷I的作文。
总算憋出来了。
外国人强加戏份,翻译全靠百度死撑。
食用愉快。

—————
【课标卷I】喻王

《既见君子》

喻文州下高铁时瞅了眼北京的天,晴空万里无云,不错的天气。
他往上拉了拉口罩混在人群里,心里想着王杰希有没有在站口等他。
这似乎连心灵感应都算不上,喻文州扫了几眼站口就看见同样戴着平光镜和口罩全副武装的王杰希,对方显然也看见了他,招招手就冲他走来。
紧接着一个拥抱,带着阳光的气息。
“辛苦了。”
“八个小时,还算快。”
王杰希没接话茬,拽拽他衣角示意人跟上。
“你怎么来的?”
“开车。”
喻文州看他的背影,白衬衫勾出劲瘦的轮廓,整个人像笔挺的剑,利落的很。
“就两天休假,想去哪儿?”王杰希上了车,冷不丁的问到,喻文州想了想看着他的眼睛没说话。
俩人就在这么有点诡异的沉默里对视,然后各自别开头笑了一下。王杰希开他的车,喻文州调他的座位。
他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总觉得像是自己退役后下班回家,王杰希来接他那样,平淡又顺理成章。
“去看看长城吧,来北京那么多次还没看过。”
“喻队要不要逛逛北京动物园啊?你也没看过大熊猫。”王杰希打趣调侃。
喻文州却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认真回答“在四川见过。来北京,总得听听京剧。”
“哟,喻队可真有闲情逸致啊。”
“怎么?王队不陪着?”
喻文州用他带着粤腔的话,硬说出句京话把王杰希逗得一乐,趁着红灯凑过去亲了下恋人嘴角,“陪,当然陪着。”
喻文州眼尾一弯,笑着去握王杰希扶着档的手。
“别闹,正挂档呢。”
“王队不厚道啊,你这可是自动档。”
王杰希横他一眼,喻文州也不退让,最终还是王杰希败下阵来,随他去了。

当晚喻文州在王杰希家里吃的饭,上车饺子下车面,还是王杰希亲手做的。
喻文州靠在门框上,看正在厨房里系着围裙打蛋花的王杰希,心里忽然有个念头,“是他了,这辈子也就是他了。”这想法支配着他往前走去,从后伸手抱住王杰希,下巴搁到他的肩上。
“杰希…”
“嗯?怎么了。”王杰希手上动作没挺,叮叮当当的声音响在厨房里,莫名有些好听。
喻文州偏头吻吻人的耳尖,“就是想抱会儿。”
“多大了呀喻队?”
“两岁半。”
“可把你能耐的。”王杰希挣了一下,喻文州顺势放手。
王杰希走到锅前准备做卤,喻文州眼疾手快把切好的西红柿端他手边,没想却被王杰希往边里挪了挪。
“不先放西红柿加水?”他有点不解。
王杰希抬眼看了看他,倒好油后下单开始翻炒,就着滋滋的响声回答“那是你们南方的做法,北方是把西红柿的汤水炒出来。”
喻文州点点头,就看见王杰希把半熟的鸡蛋倒到碗里,放西红柿进锅继续翻炒,果不其然,淡红色的汁冒了出来,王杰希关小了点火。
“打算看什么戏?”
喻文州愣了下,才发现自家魔术师的思维已经跳到了今天下午说的京剧。
“霸王别姬?经典。”
“成。”王杰希又炒了几下,看西红柿汤出得差不多了把鸡蛋混着倒进去,“一会儿我看看剧院有没有票。”
“好。”喻文州凑近亲他,一不小心就惹了满身烟火气息。
是爱情在柴米油盐里酝酿出来的烟火气,萦绕了他的余生。

看戏的人着实不多,喻文州环顾四周给了这个评价。王杰希就坐在他右手边,盯着幕布等着开场。
喻文州伸手拉住他在扶手上放的手,王杰希刚想说有人,就看见一个外国人正好走到喻文州旁边儿准备往下坐,或许是他眼睛一扫看见他俩握的手,这人还抬眼对着王杰希笑了笑。
喻文州注意到了王杰希眼神的侧位,偏头看到旁边的外国友人,笑了下。握着王杰希的手没松开。
“没事吗…?”
“你介意?”
“当然不。”王杰希回握,十指相扣。
“Are Chinese people so bold nowadays?”
(现在的中国人都这么奔放吗?)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
“Maybe。”(大概吧)
那人有点讶然和不好意思的笑笑,“sorry,I have no malice…” (抱歉,我没有恶意…)
“Never mind, I know.”(没关系,我知道。)
“Make friends? My name is Alex.” (交个朋友?我的名字是Alex)
“My name is wenzhou YU,Nice to meet you.”喻文州伸手和他握了一下。
“What about him?”Alex挑挑眉毛,王杰希也看了过来,伸出空着的手,“Jessce Wang.”
“…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京剧。”Alex忽然冒出来句半生不熟的中文。
喻文州心道原来会说中文,面上一点儿也不显,“那挺难得的,很多中国人对着都不热衷了。”喻文州下巴一抬示意他看四周的空座。
“What a terrible thing it is!”Alex一耸肩说到。

锣敲一声鼓响,幕布一拉,虞姬登场。
明黄的衣,攒珠的花,精致施了的粉黛,勾勒的眉眼,手型一摆,身形一站,凤目一抬,朱唇一启,满厅没了声息,只有那婉转吟哦的戏词。
喻文州往王杰希身边靠了靠,手有一搭没一搭的往他手背上拍着。王杰希伸手抓住人不得闲的手,眼睛还盯着戏台没动。
“好好听戏。”
“忽然想起来个事。”
“什么?”
“旧时风流纨绔子弟最爱干的事有一个,你猜猜是什么?”
王杰希一听这,倒也不听戏了偏过身子盯着人。“爱干什么?”
喻文州一笑,灯光打在他眉眼上,别有一番味道。“爱捧角啊。”
王杰希听着他欠几分味道的京话,挑挑眉没应声。就见喻文州凑近他耳边调笑,“王队要是这上面的角,我一定花千金万金也得捧你。”
“可我也不是角儿,你也不是风流纨绔的少爷。”王杰希离了他身边儿,接着看戏,嘴角的笑意一直没落。
戏台幕布几开几落,角色次第粉墨登场,咿咿呀呀的唱词自有风味,喻文州看着身边认真看戏的人,有点儿昏暗的灯光下显得他侧脸线条柔和,王杰希似有感应,侧脸一看,目光相触,二人双手不觉紧握。
台上风雨几起几落,台下你我不动如山。


秦时明月汉时关 ,万里长征人未还。
长城拔地而起,不知多少白骨磊在城根下。风吹日晒,有些地段的长城倾颓散落,有的依旧挺立如初。
喻文州上了一个台阶,摘了遮阳帽,虚晃几下扇出几缕热风。王杰希停他身边喝了口水,两人现在鬓角都有点汗珠,同样常年在室内呆着发白的皮肤上都泛着被晒的红。
喻文州望了望前面稀疏的人,自嘲笑笑“估计也就我才在六月爬长城。”
“也不是…”王杰希递给他瓶水“就是现在人都懒了,懒得动弹。”
喻文州笑笑,收下自己恋人这个不算安慰的安慰。“不过天气不错,这两年北京污染越来越重了。”
“是啊。不过还有河北垫着,这儿天气好过石家庄。”王杰希掏出扇子扇扇风,又递过去给喻文州扇了几下,不知想到什么,看到喻文州一脸思索的样忽然笑道,“倒教我想起来,去年在北京开全明星,你们蓝雨和霸图一脸的不能接受。”
“天气好,我们也没办法。”喻文州一脸正经,“所以退役后去广州住吧?”
“不去。”
“为什么?”
“物价高。”
喻文州被噎了一下,心说物价能比北京高到哪儿去。王杰希看他没接话,伸手拽了下他手腕,顾及大白天前后都是人,只一下又放开。
“轮着住呗,一月一换。”
“都听王队的。”喻文州勾过他小拇指晃了晃,动作纯情的像谈恋爱的大学生,王杰希没憋住拍了他一下,“小孩儿似的。”
“不是小孩。”
“不是小孩,是小孩儿。”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偷腥猫似的表情,忽然觉得在小孩子心性上他俩半斤八两。
二人边走边说,从北京的天气谈到共享单车,又说起了长城的历史以及昨天看过的京剧,不知觉爬到一处烽燧,青褐的石墙上似乎有古时火燎过的痕迹。
喻文州伸手撑在墙壁上,望着下面曲折蜿蜒的城墙,王杰希也凑近往下看去。
“有时真想穿回去看看古人怎么做到的。”
“换到现在建造这个,说不定也就是豆腐渣工程啊。”
喻文州看了看左右,没什么注意他们,便伸手揽过王杰希亲了一口凑他耳边讲起粤语。
“说什么呢。”王杰希乜他一眼,喻文州依旧那般神色,眸中含笑,“我说,我好欢喜呀杰希。”
“为什么?”
“因为在我身边的人是你。”
“肉麻。”王杰希佯怒,扒下他搂着自己腰的手。
“是你问为什么的。”
“好吧,锅我背了。”王杰希懒得和他闹,看着天上渐缓移动的云,忽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不知何时风起,不知何时日落,不知何时侯鸟倦飞。
傍晚时节人愈见少,王杰希一路牵着喻文州下去,俩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仿佛他们已经这样度过了大半辈子,晚上吃过饭出来消个食儿而已。
“明天走?”
“嗯,上午飞机。”
“喻文州。”
“嗯?”喻文州停下看人,夕阳西下映衬着整个天都是醉色。
王杰希忽然一笑,拉着他接着走。
“突然忘了想说什么了。”
“那就想起来再说。”

他们继续走,风鼓动起两人的衣摆。
林木摇曳,鸟啼间或,夕阳西垂。

“文州。”
“怎么?”
“明早去吃楼底下开的早点,我懒得做了。”
“行,行。”

然后,他们离开了长城,继续着他们的生活。
喻文州时常想,如何评价这段感情。
大抵就是,
“未见君子,忧心忡忡,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祝各位考生高考顺利w

评论(8)
热度(70)
©三党挂名的秋
Powered by LOFTER